重生田园冷面王爷的小田妃(林秋果)阅读

http://eh50.cn/2020-11-16 19:20:47

《》小说主角是林秋果,这里提供重生田园冷面王爷的小田妃林秋果小说,重生田园冷面王爷的小田妃主要说的是。一句话,大人们都沉默了。今年我们多开点荒,明年多种点菜,可以卖了买米回来,林大郎很吸了一口粥,像是正发下誓言一般庄重的说到。

《重生田园冷面王爷的小田妃》精选:

“小冬,你快去穿上衣服,我拿去灶间”秋果儿儿嘱咐完小冬提着罐子直接走向灶间,看见夏荷正在烧水准备煮粥。

“姐,娘了”

“娘跟爹还有小叔都去坡上了,你跟小冬干嘛去了,去了这么久”夏荷看了一眼秋果儿儿,手里还不停下来,舀了两瓢水放进锅里,盖上锅盖子,又去酸菜坛子里捞了一颗酸菜准备洗干净切出来,麻利的动作不带停的,一看就是常坐家务的,爷爷奶奶年纪大了,只能做做编织的活儿,地里都是爸妈带着小叔在做,家里小妹小弟还小,一家的家务基本上都是夏荷成本了,因此,小小的年纪也早早的开始操持家务。

“姐,那个酸菜你给我留着,一会儿我炒个菜”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二姐,想想农村的孩子早当家,本该享受青春的少女过早的成熟,可以说秋果儿和小冬是夏荷带大的,秋果儿儿帮着往灶里填了跟柴火,从厨房里拿了把小刀就提着瓦罐出来了。

拿个菜盆弄了一盆子水,把鱼倒出来,开始把小鱼给破肚子,把脏东西给挤出来,熟练的没一小会儿,二十来尾小鱼就弄干净了,清洗干净,拿回厨房,拿了个大碗装上,撒点盐巴先腌渍一下,

“果儿,你弄什么了,”夏荷抱着一捆柴禾进来就看见秋果儿儿在案几上忙和,开口询问到。

“姐,我跟小冬去小溪里捞了不少鱼仔,今天我来做菜,一会儿让姐尝尝我的手艺,”。

“好呀,果儿会做菜了吗?我一会儿可要多吃一口,可别弄糊了哭鼻子哦!”夏荷打趣到,到也没有去拦着秋果儿儿瞎折腾,掀开锅盖,看水开了,忙把用凉水和好的玉米面用筷子搅拌进沸腾的开水里,水开后在搅拌搅拌,一锅玉米面糊糊稀饭就好,用个陶盆盛起来,刷锅准备炒菜。

“姐,我来吧,今天的菜我来做”秋果儿儿见夏荷弄完了,忙接过锅铲准备大显身手,前世秋果儿可以完完整整一枚吃货,每个月的零花一大半是进了嘴里了,有时候在外面不过瘾,还在寝室了弄了个小厨房,同寝的室友可没少跨她的厨艺,不知道有没有吃人最短的嫌疑,大家一直称赞,还经常买来食材要秋果儿来满足同是吃友的他们,想起原来的室友,真是快乐的大学生涯呀,可惜再也见不到他们了。

一切烦恼在美食面前都会化为泡影,秋果儿儿甩甩头不去想过去的事情,在碗柜里翻出油罐,看见里面也就半罐子猪油了,“要是有菜油就好了,菜油炸鱼仔最香了,可是这个家真穷呀,要想办法挣钱才行呀”秋果儿儿心里腹诽着,拿出油罐勺了一大勺放进锅里,烧红的锅滋滋一下就把油化开了,

“果儿,你怎么放那么多油,快捞点起来,你这样用油,没多久就用完了,可不能这么浪费,”夏荷看见秋果儿儿弄了那么大一坨油,不免心疼起来了,“这果儿到底是没有做过饭,不知道油盐精贵,不能这么霍霍”

“姐,我这鱼仔一定要用油炸一下才好吃了,等我赚钱了给你买一大罐子油啊!”

夏荷看见秋果儿红扑扑的显得兴奋的脸蛋,到底没有忍心责备,只想着以后少让果儿做饭就是了,

锅里的油开始冒烟,秋果儿儿快速的将挂了浆的鱼一条一条的用筷子夹好放进油锅里,

滋滋滋,锅里的小鱼一会儿就变的金黄了,翻翻面,在炸一会儿,带到鱼儿有7分干了的时候用竹篦捞起来,控干,

“二姐你帮我把火灭掉,等一会儿在添,”烧柴灶就是没有燃气灶好控制火势,只好叫上二姐帮忙。等锅里的油温降下来后,重新在添柴禾把油烧热,在把炸好的小鱼复炸一下,这样字,鱼肉焦黄还不会炸胡,等把所有的鱼都捞起来滤油,秋果儿儿也不闲着,取两瓣蒜,快速切片扔进油锅,在把早准备好的酸菜放进锅里翻炒,等到酸菜快熟时候。把一大半的鱼菜倒进去,一起翻炒,酸菜的咸香混合鱼的新鲜,一股香气瞬时飘出厨房,勾的院子里玩泥巴的小弟泥巴都不玩了,只往厨房跑。

“好香好香呀,三姐这是用小鱼做的吗”,跑进厨房的小冬吸溜着口水只往锅里瞧去,

“来,给你一个,尝尝,”秋果儿儿看见这个比自己矮个头的弟弟因为长期营养不良,跟个五六岁的娃娃似的,也是心疼的不得了,有好吃的也总是会最先想到小冬,夹起一条小鱼塞进弟弟嘴巴里,

“小冬,去坡上叫啊爹他们早点回来啦,”夏荷看见这两姐弟俩,心里也是欣慰的紧,并不数落秋果儿儿这样会把小弟给宠坏了,吩咐着小弟去叫爹娘该放下伙计早点回来。

秋果儿儿把超好的酸菜山坑鱼装盘,在给锅里添了一票水,在把剩下的鱼放进锅里,盖上盖子焖煮,转身切点蒜泥,拍两根黄瓜放进一个盘子,在倒上一点醋,一盘凉拌黄瓜就做好了。

转身掀开锅盖,锅里的水也烧开了,把夏荷早洗好的青菜叶子摘出来扔进锅里,煮熟,放盐,装盆。一道青菜鱼汤就做好了。

在炒一个豆角一家子的晚饭就做好了,等到秋果儿儿所有的菜做好,院子里也想起了上坡做农活的大人洗手的声音,夏荷赶紧张罗起桌椅,让父母先坐下来歇息片刻,在把饭菜一个个端上桌。

“哟!荷儿今天做了这么多菜了,”王氏洗完脸也坐上桌子,看着勤快的荷儿不忘表扬到。

“啊娘,今天的菜可是果儿做的了,鱼也是果儿去捉的,”夏荷并不贪工。

“还有我,还有我,我也帮着三姐捉鱼了,”小冬急切的发表意见,也想要娘的表扬,

“好,好,娘的小冬最厉害了,都会帮姐姐捉鱼了”说完,抱起小冬放在身边的椅子上,看着董事的儿女,憨厚的丈夫,宽和的公婆,王氏从未后悔过嫁到这个贫瘠的山村。

“开饭啦,”秋果儿儿帮着夏荷把装好玉米粥的碗端给每个人,然后也做在桌下手。

“爷,奶,啊爹啊娘你们尝尝,我做的酸菜山坑鱼好不好吃,”秋果儿儿早就馋的不行了,只盼着大人动筷子后也好开动。

“嗯,好吃,这样做的鱼仔有了酸菜的酸味掩盖了鱼的腥味,倒是提鲜不少,老婆子,赶紧把我的藏酒拿过来,”林爷爷被这美味勾的酒虫子都出来了,赶紧的吩咐奶奶去拿酒。

“好吃,好吃,果儿这手艺估计要赶得上镇里的酒楼吧,这越吃越想吃,挺不下来了,”林小郎也吃的高兴,跟个孩子似的。

“要是有大米饭就更好吃了,”前世里,秋果儿最爱用这道菜配大米饭。

一句话,大人们都沉默了。

“今年我们多开点荒,明年多种点菜,可以卖了买米回来”林大郎很吸了一口粥,像是正发下誓言一般庄重的说到。


上海买房网站 https://sh.c21.com.cn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