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主角是岳铭飞女主角是白思雯的小说阅读-难忘你情深小说

http://eh50.cn/2020-11-14 19:24:14
难忘你情深第10章

以至于后来,父女两个的关系越来越远,反倒是因为自己的姐姐白思瑶学习医术,颇得父亲的喜欢。

“小雅,爸爸有些话想问问你!”白文业看着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女儿,心里也是感触多多。

“爸爸,你有什么话尽管问吧。”白思雯皱起眉头,虽然知道了自己的父亲知道她的事情了,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让她忐忑的就像是缴架台上的犯人,不得不忍受临死前的心里煎熬。

“我听说,你现在和岳氏集团的公子爷在一起了,最重要的是他还有老婆?”白文业看着眼前的女儿,眼睛里似乎看不到任何的情绪。

“爸,你是听姐姐说的吧!”白思雯没有否认,只是眼睛里的嘲讽挡都挡不住,说什么替她着想,简直可笑。

“你回答我的问题,你现在是不是怀孕了,而那个公子爷却还没有离婚,没有错吧!”白文业终于有了一点点的反应,脸慢慢的沉了下去。

“爸爸,我是爱他的,他也爱我,我们在一起有什么错吗?”

“没有错,你爱一个人没有错,但是你应该明白,他有了老婆,你却去当人家的第三者,小雅,我就是这样教你的吗?你看看你姐姐,如果你当初也好好的学医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!你看看你哪里像我白文业的女儿。”

白文业皱起眉头,本来就很反感一个个女儿家家的去当什么明星,现在又闹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“是,姐姐什么都好,我哪里都不好,哪里都不行,你就去喜欢姐姐一个人吧!反正你也没有真正的把我当你的女儿看过。”

白思雯突然大叫到,她心里的委屈谁问过,就因为她不愿意学医,爸爸从来不会过问她的情况,她在外面好不好,有没有被人欺负,他从来都不会问,她已经早就失去期待了。

“小雅,你在说什么?我在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,你这件事情就是错!你姐姐学医我是喜欢,但是我作为你的父亲,从来没有反对过你的事业。你以为你的戏怎么来的!”

白文业语气严厉,在这两个女儿之间她确实没有想到过要更偏爱谁一点点。如果没有他这个院长在后面替白思雯周旋,白思雯怎么可能接到那么多的戏源。

“什么……”白思雯突然抬起头,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,确实如此,从她刚刚开始就是顺风顺水,她一直以为她足够幸运,也拼了命的证明自己,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。

“孩子啊,爸爸从来没有说过什么,爸爸是不喜欢你去抛头露面,但是爸爸也不是不通情达理,你不喜欢医院,爸爸又怎么会逼你去。”白文业看着白思雯,语重心长的说着。

“对不起,爸爸,我以为你心里都只有姐姐一个人。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,但是爸爸,我是真的爱他,从大学里我就爱他。我现在已经有了他的孩子。呜呜”白思雯哭着,看的白文业想要责备的语气都软了下去。

“唉,这件事既然已经这样了,只能委屈苏雅雅了。”白文业早就调查过岳铭飞的妻子就是现在医院里的苏雅雅,他的白思雯已经怀孕了,他还能怎么样,他知道苏雅雅那里一直有一个转正申请,他一直扣着,说不定这个可以补偿一下。

“小雅,你听爸爸说,你现在先听你姐姐的话,先不要去挑明,不要去逼苏雅雅离婚,褚君这个人不好对付,但是你要相信你姐姐可以,所以,你跟你姐姐好好商量,总归可以好好的解决。”

白文业想了良久,这才说到,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白思雯感觉到莫名其妙,这是她的事情,为什么会有姐姐和褚君呢!

“爸爸,什么褚君啊!”白思雯疑惑道。

“你不知道吗?你姐姐跟我说,她认识褚君,你也知道,褚君在业界的反响很不错,如果你姐姐可以拿下他,那么你姐姐以后得事情也会解决了,你姐姐的意思不就是让你暂时不要去逼苏雅雅吗?”

白文业话说到这里,白思雯已经瞬间懂了什么意思了?

眯起眼睛,怪不得白思瑶会这样做,这一刻,白思雯眼睛里划过一抹恨意,自己的亲姐姐原来喜欢褚君,生怕自己逼得苏雅雅离了婚,转而投入褚君的怀抱,这样她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出了门,白思雯看到楼下的白思瑶。悠悠然的走了下去。

“姐姐真是好手段啊!为了自己的事情,连自己亲妹妹都算计进去了。”白思雯语气不忿。“小雅,你已经知道了!”

白思瑶很是平静,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。“既然你知道了,我也不瞒你,小雅,我只是想让你等几天,你说我自私,你又何尝不是,我们姐妹两个可以好好的商量一下,一切都来得及的。”

白思瑶始终不愿意姐妹两个闹成这样。如果白思雯不帮她,她的事情很难。“呵呵,白思瑶,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,你这么对我,我也不会对你客气,你等的起,我也等的起,但是我肚子里已经有孩子了,他等不起,难道你让我到时候挺着人人鄙视的大肚子进岳家门,奉子成婚吗?”白思雯咬着牙,恨恨的说着。

说完话,不顾白思瑶想要说些什么,径直走了出去,她现在就要找到岳铭飞,她一定要尽快嫁到岳家。

医院里……

“苏雅雅姐,你怎么样了?有没有好一点啊!”

“丽文,你怎么在这里啊!”苏雅雅微微动了一下身子就觉得背后钻心的疼。

“你还说呢,苏雅雅姐,你让我们担心死了!你知不知道你的伤口已经溃烂了,你要是再不好好的对你自己,恐怕就要留下伤疤了。”

丽文撇撇嘴,看出了苏雅雅的不适,这才起身扶着她慢慢的起来。

苏雅雅开始上班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,风平浪静的日子总是太过短暂。

“苏雅雅姐,院长有事找你,你去一趟吧!”

苏雅雅沉思之际,叹了一口气,她这一辈子怎么都不能离开白家这一家子人了吗?苏雅雅直到查完了所有的病房,到了午饭饭点的时候,苏雅雅似乎才想起来要去院长的办公室,苏雅雅可以想得到,平日里她可从来没有被院长叫过,当然除了刚刚来到这个医院的时候。

现在叫她过去能有什么事呢!无非就是她和白思雯的事情。

“当当当!院长,你在吗?”冷淡疏远的声音,没有别人见到院长的那种谄媚。

“苏雅雅啊?进来吧!怎么这么久才过来。”白文业本来想要生气的,自己在这里等了这么久,没有想到这个苏雅雅既然这个时候才过来。只是一想到自己要说的事情又觉得自己很是残忍和过分,终于还是缓和了脸色。

“院长,不好意思,我刚刚去擦查房了,所以不知道你叫我,过来晚了。”这样的理由可以说是很贴切了,纵然白文业知道苏雅雅是在说谎,也没有办法说什么。“喔,没有关系,我们医院很少有你这样的负责任的医生了。”

白文业似乎很是欣慰的说着。

“院长说笑了,您的女儿白思瑶医生就不错。”苏雅雅礼貌的回答着,职场上的拍马屁谁不会啊?

“喔呵呵,这丫头太过贪玩了。不能跟苏医生相提并论啊!”白文业颇为自豪的说着。似乎真的以为苏雅雅在夸赞她的女儿。

“院长说的是,我这一身的伤,还是因为白思瑶医生贪玩儿,把车开到了大街上,这伤到的是我,如果是别人就不好说了,毕竟和白思瑶医生同事一场,我自然也不能追究什么。”苏雅雅依旧礼貌,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不那么中听了。白文业听了也是一阵气恼,白思瑶竟然还干出这样的事情来,之前早就听说了什么苏雅雅住院,却没有了解过是什么事情,以至于他现在这么被动,这个时候自己准备好的话,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“呃,这个,苏医生啊,这件事情我确实不知道,作为院长我是失职的,作为一个父亲我也是失职的,在这里还希望你能海涵。”

白文业站起身,看着苏雅雅,眼睛里带着歉意,看来今天的事情是不能继续了。“院长,我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顺口一说,不知道今天院长叫我来,有什么事情吗?”苏雅雅微笑着说道,其实她从一来到这里看着院长,就已经知道了。

“呃,没什么,没什么,就是看了你的转正报告,觉得你还不错,找你过来聊聊,这样看来我的眼光还是没有错的。

苏医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。”白文业笑着说道。既然事情没有办法说,可以先给点甜头,相信有了这个,苏雅雅接受起来就会比较容易了,毕竟一个年轻的女人这么快能够爬上主任的位置,也不简单了,如果苏雅雅识相的话,这件事情基本上已经可以了。


水溶性油漆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